Cat.

你善于把复杂的情绪说得简单,把装不下的东西放在这里;我们开始谈起了新的事和旧的人,当初你说时间是个好东西,但始终说服的只有别人而不是自己,我们逐渐变得怀疑,是时间不够还是记忆太深又或者是自己的固执,以往的一切说得豁达,现在已难以全身而退。你终于跨过对面的那座山,而你终究还是满怀遗憾!枷锁从来都不是外界因素给的,我们就像被时代判决的逃犯,上锁的人在心里,被锁的人在这里。你依然会继续寻求下一个解锁的方法,我想既然反抗太费气力,不如留着活到老去。直至到你把啤酒完,我把话说没了,我才发现我们想要的是真正的自由。